开化新闻网

孙红旗:一生情系文学

2017年10月18日 12:00

  人物名片:孙红旗,1981年参加公安工作,现为开化县公安局政治处民警,兼任浙江公安文联作协主席,衢州市作协副主席,开化县作协主席等职。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,90年代初读公安首届作家班。发表、出版《死亡证明》《特殊身份》《国楮》等长篇小说九部;中篇小说九十余部,约计500万字。其中,长篇小说《生死裂变》;中篇小说《山乡警察》《风起滴水弄》分别获得第七、第三、第十届“金盾文学奖”。长篇小说《国楮》获浙江省第十三届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。

  7月31日,记者初见孙红旗,一身警服,正在办公室里忙碌着。难以想象,在他刚毅的外表下藏匿着一颗细腻而又颇具浪漫主义的作家情怀。他以朴实的情感、睿智的书写,引领读者经历一场又一场愉快的纸上旅行。

  畅游在阅读的海洋

  1971年,年仅13岁的孙红旗踏入社会,成为一名京剧演员。1974年,他进入省艺校学习。1976年,他参军并在部队文团成为芭蕾舞演员。既做过农民,也当过兵,现如今还有另外两个身份,一个是令人肃然起敬的警察,另一个是学富五车的作家。“我并非早慧少年,唯有不断刻苦才能弥补自身不足。”孙红旗回忆,在服兵役时,他偶然走进一家大学图书馆,看着浩如烟海的书籍和蝼蚁般吮吸着知识的男人和女人,他的心被狠狠地蜇了一口,忽然觉得自己很苍白,很茫然,很没质感。就在那个夜晚,在幽暗的青纱帐里,他苦思冥想,徘徊着选择,仿佛看到一条蜿蜓小径在无边无际地延伸,高处便是隐寺之塔,北巅之光。他感觉到,自己的人生走到了十字路口。

年轻时工作照

  此后,孙红旗经常泡在司令部的图书馆里,如饥似渴毫无选择地阅读书籍,也开始系统做笔记,这让他明白,大海如此浩瀚,天空如此壮观,人心如此深邃。从那时起,巴尔扎克便成了他的精神导师。“紧凑的情节安排,精妙又富有现场感的细节描写,巴尔扎克的写作手法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和潜移默化的影响。”以至后来,他在文学圈里有了一个外号叫“警坛巴尔扎克”。

  那年,孙红旗带着行李退役回乡,因为箱子太沉被赶来的管理员堵在门口,排长班长好说孬说还是被撬开了箱子,里面是累累书本和扎扎笔记。

  创作源泉多来自工作

  转业回乡后,孙红旗兢兢业业,从警至今近四十年,参与了各种离奇而又神秘的案件,曾三次荣立三等功,被评为衢州市优秀共产党员,多次受到单位表彰。但在此期间,他也未曾放弃自己深爱的写作,至今仍然保持着每天阅读的习惯。

  他说,派出所的警察生活,既惊险又平常,数次生死枪战与搏击,有战友倒下,又有战友走上去;多少个日夜,既有委屈也有愁戚,这些情绪压在心头无法释放,内心凝聚着亢奋,盘绕着无奈。1986年夏天,孙红旗意气风发写了第一篇小说《我的所长》,小说寄到省里一家公安刊物,不仅刊登还被评为年度唯一一个文学奖,他仿佛找到了撬起整个生活精神的支点。

当过文艺演员

  从此之后,孙红旗开始将工作生活的现实情结与虚拟的小说世界相结合,在他创作的作品中,少不了公安题材,这也是他平衡警察和作家双重角色的一种方式。“我身边有许多优秀的警察,他们任劳任怨、忠于职守,不仅体现了人民警察勇于奉献的高尚品质,同时闪耀着人性和人文的光辉,而真正的文学,正是人性、良心与灵魂的倾诉。”这是他文学创作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源泉和动力。他觉得,文学是一个永远无法画圆的圈子,它是一个继承与延续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,许多人孜孜不倦地追索,不论得失,都体现了文学本身的强大诱惑力。

  就公安文学而言,孙红旗说自己有一种捻不断的情缘,因此他的写作依旧离不开公安题材、描写公安人物。2017年9月,他描写派出所所长的长篇小说《风生水起》即将出版,这部作品事先被列入衢州市和浙江省作协的“精品文艺工程”。

  乡情是写作旅程必经站

  手捧《国楮》,一幅洋溢着浓厚乡情的历史画卷,便在眼前缓缓铺展——那些写意的青山绿水,苔印斑斑的石板路,精湛古老的造纸技术,那些世代栖息于此的淳朴乡情与延续了一代王朝的荣宠与辉煌……宏大的叙事,瑰丽的想象,让人驻足流连于这片闪现着思想光芒的文字间。

  孙红旗的长篇小说《国楮》是以开化清代抄纸人为主题,塑造了主人翁徐延誉百折不回、勇于探索的民间艺人形像,讴歌了次子元靖不为传统束缚的叛逆精神,刻画了学政朱筠、巡检王维鼎、教谕姚昌瀛的高尚情操与端直风范,描写了长子徐元煦与乃香、玉蝶儿缠绵缱绻的爱情,委婉展示封建社会妇女的悲惨命运与纯朴的人性美德。

  《国楮》始创于2013年6月1日,草成于2014年2月12日,全书约36万字。孙红旗相告,之所以下定决心耗时整整8个多月撰写《国楮》,一方面是想证实历史,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文学的方式将开化纸固定的开化。据他回忆,在2012年,他无意间看见有一篇文章写到开化纸并不是开化造的,为了反驳作者观点,同年7月1日,他着手在浩瀚的书籍里收集开化纸资料,写就了《揭秘数百年开化纸系之辉煌》,在全国许多报刊发表,引起了高层的关注。此后,他将收集到的资料转向文学创作的素材。

  2015年1月1日,《国楮》在《衢州晚报》全文连载,计108个版;4月由“浙江文艺出版社”出版发行;5月12日,浙江、江苏省作协与衢州市文联、衢州市作协及开化县委宣传部联合召开《国楮》研讨会,来自省内外的30余名评论家、作家对《国楮》有过高度评价。《衢州日报》《浙江作家》(网)《新文学评论》《海宁日报》《平安时报》等报刊进行大面积报导,在业内和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。

  “在我的写作旅程中,乡情是我绕不开的一站路”。在孙红旗诸多的小说中,《国楮》仅是其中一部将乡情融入文字语言的小说,他撰写的《死亡证明》《浙西剿匪记》等中长篇小说,既有还原开化历史的生动描述,又有大开闹洞的浮想,不知不觉就把人带进了跌岩起伏、步步惊心的剧情中。

来源:开化新闻网   作者:王燕珍   编辑:王欣
足球滚球规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