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化新闻网

与“核”为伴的追梦人 ——记浙江大学应用生物科学系原系主任、核农所常务副所长叶庆富

2018年9月21日 20:14

  叶庆富,1963年10月出生,音坑乡音铿村桥峰自然村人,理学博士、浙江大学教授、博导、应用生物科学系原系主任、核农所常务副所长,国家生物物理学重点学科方向负责人,农业部和浙江省“核农学”重点开放实验室副主任。兼任中国原子能农学会副理事长、《核农学报》副主编,以及浙江省原子能农学会理事长和省教育厅督导员等学术职务。

  迄今已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百余篇,其中SCI论文80余篇。以主要完成人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,获省级教学成果一、二等奖,科技进步三等奖。获授权国家发明专利10余项。

  30年与“核”为伴

  致力于研究核与非核联用技术

  除了核电、核武器之外,民用核技术有着广阔却不为人所熟知的“用武之地”,是目前一个非常活跃的研究领域。叶庆富就是其中一位与“核”为伴、科研目标清晰、脚步坚定不移的优秀科学家。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行业标准《农药残留代谢试验准则》(以下简称《准则》)于2017年的8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,接轨国际水平。受农业部农药鉴定所的委托,叶庆富团队是主要起草单位之一。而《准则》得以落地实施,离不开叶庆富团队的技术支撑。

  叶庆富详细介绍了该项目:“在欧盟、美国、日本等国,进行农药登记和农药生态、环境安全性评价时,不仅要求提供农药母体的安全性评价信息,而且必须提供其代谢降解产物的相关信息。有些时候药害并不一定是由母体造成的,而是代谢或者降解产物导致。”国际上,农药代谢降解研究首先考虑同位素示踪法,叶庆富和他的团队已经掌握了这项国际公认的权威技术,在国内首屈一指,并接近国际顶尖水平。

  叶庆富把技术核心总结成“核技术与非核技术的联用”,除了农药安全,在生物医药、环境保护、资源勘探和公众安全等领域应用广泛。

  这项研究,叶庆富坚持了30余年。“坚持除了靠毅力,还要有技巧。”叶庆富回忆道,困难时期要学会变通,有一阵子核技术农业应用的经费支持比较少,他就打交叉,转向转基因安全性方面。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2008年,叶庆富终于等到了核技术农业应用的春天。

  创新教学理念

  就怕学生没个性

  研者,理论技术研发也;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。2006年至2014年,叶庆富担任浙江大学应用生物科学系系主任期间,独树一帜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成果,深受学生和家长的青睐。

  当时他为应用生物科学专业树立了“五三二”目标,即50%出国深造,30%国内读研,20%直接就业。也就是说,应用生物科学专业的学生有八成的机会能继续深造。

  应用生物科学从无到有,到现在成为浙江大学的热门专业,这其中奥秘源于“厚基础、强实践、凸创新、彰个性、融国际”的教学理念。

  一般老师都不太喜欢学生有个性,而叶庆富就怕学生没个性、随大流,人云亦云。“我希望培养学生具有敢于说不的反叛意识。”叶庆富说,这个反叛是指面对一些流行理论,要大胆地怀疑,然后小心地求证,这样才会有你自己新的东西出来。

  叶庆富始终认为,学习是掌握知识的过程,也是创造知识的过程。他专门设计了一门课程,叫科研能力训练。课程要求学生要在三个不同的实验室分别待满一个月,这样学生就能掌握三种不同研究团队的思维方式。还是那句话,叶庆富最不希望学生总是跟着老师的思路走。

  农家子弟一心向学

  走出乡野展翅翱翔

  虽然生在农村,但长在一个尊知重学的家庭。叶庆富的父亲是当时乡里的棉花技术员,虽然文化水平不算高,也算半个“知识分子”,在孩子的教育上毫不吝啬。

  在乡里读完小学、初中,一直成绩优异,但他还是因为哥哥上过县高中而无缘去县城。哪怕是成绩最好的,也只能去乡里的农业高中求学。当时学校正处于起步阶段资金紧张,学生们只能半工半读,学习氛围更是几乎没有。可这些并没有减弱他的学习热情,很多时候,他总是先于老师找到习题的正确答案。

  毕业后,他没有随大流去参加工作,而是在哥哥的资助下,去了县城的开化中学复习。县里高中的情况比乡里好多了,但当时依然存在考试信息不通、复习资料缺乏、教辅材料少见等难题。“所有的信息只能通过学校唯一的一份《浙江日报》获取。”1980年,他走进了高考考场,顺利考上了北京农业大学,因为喜欢物理,他填报了生物物理专业。

  谈到产业发展,又说回到民用核技术这一块。叶庆富举了个例子,美国在民用核技术的年产值大概有5000亿美元,而当前中国只有不超过3000亿人民币,可以说增长空间非常大。“开化走绿色发展之路,一切以生态环境优先,发展这类清洁生产、环境友好又具高附加值的产业再好不过了。”叶庆富说道。

来源:开化新闻网   作者:胡绍康   编辑:姚志卿
足球滚球规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